Cai Hongshuo


New Anecdote of Social Talk

Sometimes the change of way will come out with new things.

I take pictures for those objects familiar to us only in a special way. Actually the technique I use here cannot be considered as hi-tech. What I shoot are those objects played by both ancient and present people. For thousands of years people can only observe the objects’ exterior side to analyze their interior side. However, when we deepen into their inner side, the images presented are unusual which may be regarded as a new finding.

When shooting pictures, I have a feeling of being surpassing the digital time. It is a great experience to wait for the films become pictures.As we know, the magical X-ray can go through all objects. It delivers an implicit beauty in a perspective and inward way, which can’t be found by normal eyes.

In that case, I give up using cameras to take pictures, which means at the same time I give up the strict standard technology of cameras such as proper exposure and correct light and colors. Without various restrains, I feel free.

I do not mean to make my art pieces have regional characteristics. They are only a free expression of my subconscious.I try to express a detached artistic conception and interest in my own way and I hope it is vivid, new and unique ……

蔡鸿硕


把玩与洞悉之间

蔡鸿硕作品解读

谭 秦 page5image1480 page5image1480艺评人 独立策展人

认识鸿硕两年了,喜欢他的作品并且一直盼望着新作展览,他总是谦虚地说自己还要认真准备。因为聊得投 机,所以早就约定了写这篇评论,现在个展来临,谨以此文道贺并聊作解读。

语言解读:多元化的复合装置

1895年伦琴(R·ntgen,德国)发现了X射线,逐渐地这种用于物理、医学或文物修复的科技手段被摄影艺术 家觊觎:不论是出于对X光透析物体内部的惊奇,还是对摄影术只记录物体表象的不满。我们可以看到国际著名 的X光摄影艺术家尼克维西(Nick Veasey)对各种物体的摄制,还有卢彻思(Xavier Lucchesi)对毕加索雕像的 透视,亦或是创意店的各种胶片,但鸿硕的作品与此不同。

2008年的“世说新语”和2009年的“盛宴”等系列作品是“摆拍”的X光摄影作品,时至今日却已经成了一 种复合的装置,一种多元的言语系统。虽然继续着原有的感觉和特征,但是对物体认知有了长久“把玩”后的熟 知,各元素的选取和利用也变得更加矛盾和隐喻:这批作品仍以X光照片为主要特征,仍是“摆拍”而成,却成了 胶片和手绘底稿的组合,是一种经过设计和手绘的装置,是一个灯箱媒体,是一次营造场景后的达达作品,是一 次复杂创作过程的印记,是他对摄影观甚至整个艺术观的反思和表达,是他自己的美学追求和文化主张的言说。

浏览更多介绍,请到页面低端

Cai Hongshuo 蔡鸿硕 Chinese contemporary photographer

Untitled – 无题

Cai Hongshuo 蔡鸿硕 Chinese contemporary photographer

Under the gourd – 葫芦树下

Cai Hongshuo 蔡鸿硕 Chinese contemporary photographer

Solitary cloud and the wild crane – 闲云野鹤

Cai Hongshuo 蔡鸿硕 Chinese contemporary photographer Spring – 春天

Cai Hongshuo 蔡鸿硕 Chinese contemporary photographer

Sleeping along under the moon – 月下独眠

Cai Hongshuo 蔡鸿硕 Chinese contemporary photographer

River crossing – 渡河

Cai Hongshuo 蔡鸿硕 Chinese contemporary photographer

Pedestrian – 行者

Cai Hongshuo 蔡鸿硕 Chinese contemporary photographer

Lonely cat – 寂寞的猫

Cai Hongshuo 蔡鸿硕 Chinese contemporary photographer

Flying bird in the mirror – 镜中飞鸟

Cai Hongshuo 蔡鸿硕 Chinese contemporary photographer Ladder to the heaven – 通往天堂的阶梯

Cai Hongshuo 蔡鸿硕 Chinese contemporary photographer

Floating cloud – 浮云

Cai Hongshuo 蔡鸿硕 Chinese contemporary photographer

Fly away – 远走高飞

Cai Hongshuo 蔡鸿硕 Chinese contemporary photographer

Coca cola – 可口可乐

Cai Hongshuo 蔡鸿硕 Chinese contemporary photographer Ancient fish – 远古鱼

Cai Hongshuo’s gallery

美学解读:新文人的达达言说

鸿硕的作品追求“黑白层次”,这首先是X光摄影的技术限制,这种强烈地过滤了各种色彩和虚质结构的机 械装置呈现的就是这样一种黑白分明的效果。但是这种黑白对比太过强烈,射线穿透的结果太过残酷,所以鸿硕 基于此种特性进行了创作。他把胶片做了肌理处理,增加了胶片本身的层次性,并且在灯箱的胶片后面衬了一张 完全手绘的底片,使得通常一套六件的作品多了些许的独特和不同。甚至在最新这一组十几件灯箱创作中,把两 三件原本素色的灯箱刷成了淡淡的原色,但整体还是基于黑白色系上的变化。我把这些变化都定义为对“黑白层 次”的探索和追求。

鸿硕的作品更着意“过程”,通过多次尝试、努力贴近并尽量明晰地表达自己的立场和观念。胶片上呈现的 事物都有各自的原型,为了实现在X光射线下的呈现和观点本身的复杂性而进行了多次的选择、实验和加工。最 后展示的作品是这个表达中最扼要的部分,此前的过程和此后的言语统统省略,颇有种“达达主义”的观念艺术 味道。他的作品中很多地方都留有手工的痕迹:灯箱的镶胶片处保留了裁切的刀痕,胶片背后衬的是手绘卡片, 灯箱的颜色由他手工涂刷,作品的安置也是手工实现……在“工业化”、“娱乐化”和“多媒体化”的当下社 会,这些都是鸿硕坚持的美学主张。

哲学解读:关乎存在的矛盾隐喻

鸿硕的作品中多是“活物”与“静物”的组合,无论是池塘的鱼、仙,郊外的兽、鹤,还是盆景中的禽鸟、 蜥蜴,楼群中的人巢、巨偶,甚至是可乐瓶和鸟、群手群头和偶像形成的矛盾关系……乍看是一种无厘头的搭 配,因为鱼长着脚,兽戴着面具,人躺在巢中,瓶子束缚了鸟抑或被鸟携起,人和偶像之间是抓住抑或挣脱的关 系。他的作品中流露着一种悠闲和超然,其中还可以感觉到一种孤独、荒诞、危机和压抑。或许正是这种立场 和他采用的这种简约得冷酷甚至近乎残酷的X光摄影相得益彰,成就了这种不太常见的、没有更多细节的、强烈 的、纯粹的作品。

本文的题目为“把玩与洞悉之间”,这是一种哲学意义的界定和描述,首先指他在创作的过程中对道具的加

page5image7712

工更像是“把玩”和体悟,而“洞悉”则是他用这种艺术形式言说自己对这种矛盾隐喻的解读。他的作品延伸了 照片这种平面媒材的言语,也丰富了摄影这种媒体的维度。在此基础上他所关注的主题和表达的立场成了特有的 范式,可以沿着这种思考、言说和追问,继续表达他在这个巨大的建筑、繁华的都市、飞速的时代、飘忽的信仰 和矛盾的际遇中的感受和立场,甚至可以期待他在这种特殊机械装置下呈现新的视觉效果、新的矛盾关系和语言 系统。

文化解读:个性化的艺术探索

在鸿硕的一本画册序言中,马良先生描述了他的“无趣”——不出去混也不热衷圈内的聚会,“耐心”—— 安心钓鱼和工作室创作,“虔诚”——在X光机器前面反复探索、认真完成自己的作品、低调准备国内外的展 览……我对这样的特性深信不疑。在去他工作室探访的过程中,我发现了他的器具考究但不奢华、设备齐备但不 精良、更发现了他的道具雕琢精细,各种物件种类繁多,手稿生动并透露着专注,未完成的作品井井有条且步步 为营。他对我的解说中仍是那么谦虚甚至羞涩,还是那句“还没完成好,我要再仔细做做”,以致我小心翼翼地 察看,仔仔细细地聆听。

我看重艺术家的这些性格,并且在他的创作中寻找这些气质,把这种特性所形成的语言特点、美学特色和哲 学特征当做宝贝加以关注,以此来判断和阐述他的作品和别人的不同。我关注鸿硕的各种经历:生长在湖南岳 阳、在北京的工艺美校读完了中专,在杭州的中国美院修习了本科,现在生活在上海的古镇朱家角,专心从事他 的艺术探索和创作,参加过国内品质极好的摄影节,在欧洲举办过数次很认真的个展……我更愿意把这些经历统 统贯穿起来,在每一个地域和事件中寻找“鸿硕之所以为鸿硕”的理由,把这些当做他的文化特质,描述并记录 一个我眼中的鸿硕的艺术和维度。

那天参观完鸿硕的工作室后,他们夫妇还带着我和妻子游历了朱家角古镇,两位女士在前面走且不时地反转回 来寻找我们。我则亲见鸿硕的驻足和思索,并臆想他在一个个物件和元素的启示中继续把玩、体悟、穿越和徜徉。